紂臨|第二十一章 滿載而歸

推薦閱讀:
  于斗法之戰中“詐贏”了之后,孟夆寒和四兇便在錦羅什的引領下朝著山洞的深處進發了。

  這一路上,各種陣法、陷阱、玄境……可謂俯拾即是,有一些事物的兇險程度,就連四兇見了都要緊皺眉頭。

  比如說,在某根不起眼的巖柱后方,擺著一個“盥魂藥缽”,假如你路過時沒有按照地上的隱陣路線彎曲著走,就會將其觸發。

  盥魂藥缽會將觸發者三魂中的“地魂”抽走,如果被奪魂之人生平問心無愧、正直善良,那就還好,其地魂很快就會回體,最多就是產生點頭暈的感覺;但假如被奪魂之人不是什么好人……其地魂當場即受因果之報,隨即引得業火燒身,將其整個人由靈魂層面焚成瀣粉,最后變成那藥缽中的藥渣子。

  當然了,這是針對人的情況,像四兇和錦羅什這種三魂七魄不全的“妖怪”,一旦觸發了盥魂藥缽,那就是整個“靈體”被抽走“審查”了。

  可以說,倘若沒有錦羅什在前帶路指引,別說是四兇……今天就算來幾個遠古的大妖、或者幾名狂級能力者,也絕對走不完這段通往天師秘境的路。

  跟在錦羅什身后時,孟夆寒心里也一直在暗暗慶幸:“還好剛才沒有跟他來硬的把他滅了,否則我們五個全得在這兒陪葬。”

  就這樣,一行人走了半個多小時,穿過了不計其數的曲徑和岔路,避開了無數的陷阱,這才抵達了這個山洞另一端的“出口”,亦可說……是天師秘境真正的“入口”。

  那入口,是一個“月洞門”,這種門通常在庭院里才能看見,出現在這里,確有些違和。

  穿過去之后,外面是一片山水,山是青山,水是綠水,依山傍水之處,還結著一間草廬。

  此時,這個空間里,天上還是艷陽高照,顯然和外界的時間不符,不過這種事其實也無所謂了。

  錦羅什頭前帶路,將五人引到草廬門前,方才頓住腳步,回頭道:“小道,按規矩,到了這里……我得問你幾個問題。”

  孟夆寒一聽就明白,這又是一次“考驗”,而且,這看似簡單的“問答考驗”,或許才是最麻煩的,一旦說錯了什么,很有可能會前功盡棄、功虧一簣。

  “嗯。”快速思索了兩秒后,孟夆寒沉聲應道,“你問吧。”

  問題,是張天師留下的,錦羅什只是轉述,所以也不需要多想,脫口而出:“你今天來這兒,求得是‘道’,還是‘寶’?”

  “寶。”孟夆寒也是不假思索就回答了。

  他沒有說“道”,也沒有用“道即是寶”這種看似高明的圓滑回答,因為他也明白,雖然現在正在向自己提問的是錦羅什,但這些問題肯定都是張天師留下的,以天師的智慧,自是早已算好了每一種答案的情況,并教了錦羅什怎么去應付……

  因此,這種時候,最好還是別整那些虛的,說些實在話。

  “好。”錦羅什道,“既然已到了此處,且是求寶來的,那斷然不能讓你空手而歸……”他頓了頓,朝草廬的門瞥了一眼,“但這里面裝的法寶成百上千,讓你全部拿走也是不行的,你覺得……你拿幾件合適呢?”

  這回,孟夆寒想了片刻,才舉起了一手,伸出了三根手指,回道:“三。”

  “哦?三件是嗎?”錦羅什挑眉道。

  “非也。”不料,孟夆寒糾正道,“是三成。”

  “什么?”錦羅什都驚了,“你是說每十件里面你要拿走三件?”

  “正是。”孟夆寒回道。

  “哈!哈哈哈哈……”短暫的驚訝后,錦羅什大笑出聲,“好!好好好……”他點點頭,橫舉一臂,沖孟夆寒做了個“請”的動作,“那就請吧。”

  他話音落時,孟夆寒已是毫不客氣地推開草廬的那扇木門、進屋去了。

  孟夆寒前腳剛進去,錦羅什后腳便橫插過來,擋在了四兇的面前:“抱歉,只能他一個人進去。”

  他這話才說一半,其身后的那扇門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自動關上。

  見這陣勢,方相奇冷哼一聲,笑道:“我說……他要是死在里面了,我們應該能知道吧?我可不想在這兒浪費時間哦。”

  “放心,他若死了,頂上的煙囪會冒煙。”錦羅什說著,頭也不回地抬手指了指后面的屋頂。

  聞言,四兇之中最有智謀的帝慝又開口試探道:“反正他也已經進去了,你能否告訴我們,方才的‘問題’,究竟有幾種答法、每種答法又有什么樣的結果呢?”

  “告訴你們也無妨。”沒想到,錦羅什完全沒有藏著掖著,只是不緊不慢地回道,“首先,回答問題的人若說了假話,比如……想要求法寶的,卻說自己是求道……那他進去以后找到的東西也都會是假的,他會拿著那些虛假的東西,走出一扇虛假的門,去到一個虛假的世界,經歷過一整段虛假的、被安排好的一生,最后在‘臨死前’突然夢醒一般回到這個草廬里,兩手空空地從真正的門走出來。”

  “呵……難怪是‘告訴我們也無妨’了……”聽到這兒,蚩鸮笑道,“就算我們把你這些問題和答案都泄露出去,知道的人也只能跟你說真話。”

  “然也。”錦羅什道,他又停頓了幾秒,接著方才的話道,“其次嘛……說了要‘寶’的人,就得問他要幾件……究竟‘幾件’合適,其實并沒有定數,得看這個人的‘心’和‘器量’,能容得下幾件;有些人拿一百件也不算多,還有些人拿兩件也算是僭越。

  “要多了的呢……就是‘貪’,貪者,拿完了東西,會走不出來,只會覺得身上背得法寶沉重無比,從草廬里屋到門口那幾步路,他走上一輩子也走不完,必須舍掉自己多貪的數量,才能走得動。

  “而要少了的……是‘怯’,怯者,可以拿著法寶出來,但法寶到了其手上發揮不出十成的效力,除非哪天他能舍去了自己的‘怯’。”

  他說到這兒,方相奇干笑一聲:“哈!那不用說了,姓孟的絕對是貪啊,就他那器量,還‘拿三成’?我看能拿出三五件來就不錯了。”

  嘎吱——

  方相奇話剛說完,草廬的門居然就從內部打開了。

  孟夆寒看起來啥都沒拿,兩手空空就出來了。

  “不會吧……”方相奇看著他,“雖然我不是很看得起你,但你不至于一件都拿不出來吧?”

  “說什么呢?”孟夆寒好像沒明白他的話,“什么一件都拿不出來?我三成都拿好了啊。”

  “啊?”方相奇一臉疑惑,又將其上下打量一番,接道,“東西呢?”

  孟夆寒當即翻手一變,宛如魔術一般將一個小錦囊變到了手中:“當然是收進這個如意乾坤袋里了啊,難道你讓我背出來啊?有好幾百件呢,河馬都背不動啊。”

  他理直氣壯地說完,便轉過身,用很有社會氣息的動作拍了拍站在其旁邊呆若木雞的錦羅什的肩膀:“錦護法,有勞你再帶一次路,送我們出去唄。”

  …………

  直到將孟夆寒他們送到了最初與自己相遇的地方,并重新開啟了出去的通道,錦羅什也還沒從那種“被洗劫了”的感覺中回過味兒來。

  不過,規矩就是規矩,當年天師也說過這些法寶是有能者得之,既然孟夆寒能“拿得出來”,那錦羅什也是服氣的。

  雙方別過之后,孟夆寒便帶著四兇踏上了歸途。

  走在那條狹長的出洞通道中時,小孟的心情已是相當愉悅、也很放松,畢竟組織交付的任務已經完成,且過程也不算太費力。

  方相奇那幾位兄弟姐妹自然也都沒什么不滿的,自己完全沒出手,輕輕松松就幫了“傳述者”這個忙,這是好事兒啊。

  只是,帝慝的心中,隱隱產生了一些疑惑,在快要走出山洞時,她終于是忍不住,趁著聊天的氛圍不錯,話鋒一轉,來了一句:“就是有件事兒我還不太明白。”

  “哦?什么事啊?”方相奇接道。

  “傳述者的布局和算計我是有所耳聞的,他通常不會做無意義的布置……”帝慝若有所思地回道,“但你們看今日之行,假設是孟小道他一個人來,盡管不能說是十拿九穩吧,至少也不會有性命之虞,最多就是在錦羅什那關被攔下、無功而返……再退一步講,逆十字本來也已經派了三哥你來做后盾了,還有什么必要把我們三個也牽涉進來呢?”

  “嗯……有道理啊。”方相奇還沒接話,孟夆寒就先沉吟道,“已經有一重保險了,為什么還要加三重?”

  他們說話之際,剛好走出了洞口。

  就在這一刻,突然!

  黑夜之中,霞光萬丈,道氣縱橫,鳴動轟然。

  待他們五位反應過來之時,已然被困在了一個“天絕地烈金光落魂陣”中。

  “唉……這就是人生啊。”方相奇見狀,還在吐槽,“人生中所有的疑惑終將在一次次‘遭重’后得到解答。”

  他這邊槽聲未盡,周圍山林中已現出至少三十道人影,且每一個身上都很明顯地透出靈力來。

  其中,氣場最強的一人,站得離他們也最近,那不是旁人,就是他們此前在景區遇到的那位看門老大爺,或者說——龍虎山天師府現任掌事單翰松。
紂臨最新章節http://www.iocsqp.live/zhoulin/,歡迎收藏
手機看紂臨http://m.szaol.com/zhoulin/紂臨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紂臨》版權歸原作者三天兩覺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大明星超級時代北宋大丈夫明星潛規則之皇這個修士很危險劍徒之路從火鳳凰開始的特種兵重生紅三代慶余年天道編輯器造化圖

SZ中文在線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