紂臨|第十六章 殺手之援

推薦閱讀:
  傍晚,冰海之下。

  耶夫格尼正坐在自己的房間中,望著手中的I-PEN屏幕發愣。

  說是“房間”,實際就是個幾平米的小空間,條件和監獄里的單人間差不多;當然了,在潛艇里,能有這種單間就已經很不錯了。

  “是第五十四象嗎……”耶夫格尼一邊看著眼前的屏幕,一邊還在念叨著什么。

  此前他把那段信息破譯后,立刻就知道了那十幾個字出自“推背圖”,但更具體的情況他也記不清了,這會兒查了資料才確定這是推背圖的“第五十四象”。

  “前半句的‘磊磊落落,殘棋一局’……指的若是我聯邦這百余年來的興衰變化,那言下之意就是……聯邦的氣數將盡,這江山已至‘殘局’。”耶夫格尼自言自語著,并用食指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這是他陷入沉思時常常會做的小動作,“而那后半句,即指我聯邦政府早已面目全非,今時污吏當道,粉飾太平,故而百姓也只能‘啄息茍安,雖笑亦哭’……”

  盡管茶宴的立場是維護聯邦的統治,但對于聯邦的那些問題,茶宴的成員們也并不是不清楚。

  但清楚,不代表他們就有能力去解決,有能力解決,也不代表就真的可以解決。

  朱元璋就曾以為自己可以消滅貪污,而且他有能力、也有決心去做到這點,他甚至把老百姓們最常掛在嘴邊的反貪策略——“抓到一個就殺一個”也用上了,而且手法還很殘忍。

  但他成功了嗎?

  當一套自我制約力很低或根本不存在的體制,和制定、運行這套體制的人捆綁在一起太久,就會形成一個或多個居于社會上層的階級,這些階級在一代代人的傳承中變得越發牢不可破,他們在固有的體制內享有社會資源的優先分配權,并維系著一種平衡和穩定,任何損害這些階級中任意成員利益的改變,都是極其難以實現的。

  過去的百年間,茶宴也不是沒試過要改變聯邦,只是舉步維艱,進程緩慢;有時他們好不容易推行了一個正確的政策,那些利益受損的權力者們便立即在另一個地方又打開了新的口子……

  再者,茶宴還要花大量的精力去對付反抗組織這種來自外部的威脅,久而久之,他們也就麻木了、迷失了……僅僅是維護住“聯邦”這個存在,都已是全力以赴,“對內監督和糾正”這件事,到了如今這個時代,基本已被淡忘。

  “第五十四象頌曰……不分牛鼠和牛羊,去毛存尚稱強,寰中自有真龍出,九曲黃河水不黃……”耶夫格尼的思索仍在繼續,“寓意實去名存,亦指久合必分……這意思是,那些反抗組織雖然現在看起來已經完蛋了,但百足之蟲、死而不僵……也許他們非但死不了,還會借由這次‘鐵幕之炎’的失敗而重生、重組……變成一股足以瓦解聯邦的力量。”

  耶夫格尼越往深了想,就越覺得這段信息讓人不寒而栗,因為這番猜謎般的暗示與其說是恐嚇,不如說是在“預言”。

  若真是預言的話,那又可以有兩種解讀:其一,是預示他們這次“鏟油漆行動”的失敗;其二,是在預示整個聯邦的失敗……將以此役為起點。”

  耶夫格尼并不知道逆十字布局的全貌,事實上,他連冰山一角也還沒看到,但強烈的不安已然在他心中植下,謹慎的他,很快便做出了一個決定——呼叫增援。

  不管這批增援有沒有必要叫,或者叫來能不能派上用場,總之先叫來再說;反正現在東歐的戰亂也已經平定,聯邦的兵力還挺充裕的,叫點過來有備無患。

  念及此處,耶夫格尼便用自己隨身攜帶的、僅供“茶宴”成員使用的通訊器,直接聯系了組織,并通過上層的關系,從水晶郡調了一批“特種部隊”過來。

  這事兒,耶夫格尼是私下操辦,并未跟此次行動的負責人小鮑曼匯報,就連破譯了信息的事情他也沒講;因為那個廢材就算知道了這些,也幫不上任何忙,因此,耶夫格尼方才給小鮑曼回報時,干脆就順著對方此前的判斷說“收到的訊息的確就是一些無用的雜訊而已”。

  至此,耶夫格尼已經下定了決心,在必要的時候,他就自己接管這次行動的指揮權,即使這會得罪小鮑曼也無妨,反正老鮑曼和老老鮑曼事后一定會理解他的。

  …………

  天色,漸漸暗了,“登陸”的時刻也即將到來。

  這次“鏟油漆行動”,聯邦出動的潛艇共計九艦,除了馬修·鮑曼上校和耶夫格尼所在的“指揮艦”之外,另有八艘護衛艦,每艘艦上滿載五十余人,也就是說,這支潛艇小隊總共約有一個營的兵力。

  按照原定計劃(該計劃由小鮑曼制定),潛艇小隊會在入夜時分展開行動,屆時,小隊全艦將一起從海中浮出,每艦只留下四名士兵值守,其他人全部穿好戰斗裝備上岸,對納爾維克鎮展開大搜捕;士兵們一旦發現可疑分子,立刻緝拿,如有反抗,格殺勿論。

  或許在小鮑曼看來這個計劃很有氣勢、堪稱雷厲風行,但在耶夫格尼看來……這套方案簡直奇蠢無比。

  其中最明顯和重大的錯誤有三個:

  一,是小鮑曼親自選擇潛艇作為此次行動的載具的,但他又從行動一開始就完全放棄了潛艇在水下的隱蔽優勢和武器優勢——你若是想打大張旗鼓的登陸戰,為什么不乘軍艦過來或者干脆空投呢?

  二,從行動一開始就將所有兵力集中在一個地方并高調現身——這種搞法,擱在現在也就算了,若是趕上反抗軍軍力還強、情報系統還在運轉的時期,你這九艘潛艇只要一浮出水面,八成就會被已經等候多時的一輪炮擊瞬間轟爆一半以上。

  三,在行動時只留下不到一成的兵力值守——做最壞的打算的話,敵人只要派一支不到二十人的精銳突擊小隊,就可以趁著你們的大部隊在城里搜捕時,把你們這九艘潛艇全給搶了開走。

  簡而言之,小鮑曼的計劃……說多了都是淚,耶夫格尼又不能太嚴厲地批評他,因為那可能會引起這個二世祖惱羞成怒。

  沒辦法,耶夫格尼只能假裝是“提建議”地旁敲側擊,最終終于說服了小鮑曼——留下三艦在海中蟄伏,剩余的六艦分為A、B兩隊,在相距一公里的兩個不同的沿岸地點分別登陸,然后兩隊士兵呈掎角之勢向城中包圍推進,同時,每艦都留下十人左右駐守,以防萬一。

  就這樣……到了晚上七點整,“鏟油漆行動”正式開始了。

  夜色中,六艘聯邦軍的潛艇分別出現在了納爾維克北面的利特維卡區和瓦薩維卡灣。

  這寧靜的小鎮并不似大都市般整夜都燈火通明、車水馬龍,當那些水中的鐵怪物浮起時,附近的街道上連行人和車輛都沒有,微弱的路燈燈光也照不到海面上的異狀。

  七點零二分,B小隊,即東側瓦薩維卡灣的三艘潛艇較早完成了靠岸作業;當第一艘潛艇打開頂部的艙蓋時,幾十名全副武裝的士兵已在艙蓋下排著隊,準備登陸并對城內展開突擊了。

  不料……

  砰——

  第一個把頭探出潛艇的人,引發了這樣一聲槍響。

  探頭前他還是個活人,可探頭后他就成了一具被爆了頭的尸體了。

  一秒后,那溫熱的尸體順著梯子滑落回了潛艇艙蓋下的獨立艙室中,他的血染紅了地面,他的頭盔在穿透力極強的狙擊彈下顯然毫無意義……排在他后面的士兵們頓時驚慌和憤怒起來,一時間臟話聲此起彼伏。

  “該死!有狙擊手!快!快用潛望鏡!”一名上尉迅速用通訊器下達了一條命令,試圖應對這一情況。

  砰——

  五秒后,升起的潛望鏡也被一槍打爆了。

  砰——砰——砰——砰——

  緊接著,又有連續四聲相同的槍響劃破夜空,看來是另外那兩艘潛艇也得到了類似的待遇。

  這群蓄勢待發的突擊隊員們很快發現,他們還沒登陸,就已陷入了一種極為尷尬的境地……

  這次出征的九艘潛艇,都是聯邦的量產型常規作戰兵器,這種潛艇只有兩個出入口,一個就是在艙頂,需要向上爬出去,且每次只能出去一個人;另一個在潛艇正前方,需要停靠在無水環境(一般來說是軍事基地的專用潛艇艙道)才能打開,現在是不可能開啟的(泡在海里強行開啟那潛艇就沉了)。

  眼下的情況是,士兵們若是從上面的出口出去,基本就等同于是在“排隊槍斃”;當然了……誰都知道,如果三艘潛艇的人一起往外沖,對方勢必會因為槍械射速的限制而來不及打死每一個人,再者,對方總歸是要換子彈的……

  但是,這個時代的槍械非常發達,鬼知道對方的槍是什么型號?什么射速?彈容又有多少?再說了……誰又愿意當最前頭那幾個用命去換子彈的人?

  再退一步講,即使真有若干名士兵成功沖了出去、來到了岸上,他們又能不能找到并殺死敵方的狙擊手?能的話,時間上要花多久?這期間又有多少人會死?

  到了這會兒,士兵們越發覺得開潛艇來執行這任務實在是很蠢……開軍艦來或者跳傘都不至于如此。

  聯邦軍絕大多數量產式潛艇的偵查系統都不擅長陸上探測,盡管這些潛艇也能對陸地發射短程導彈來攻擊,但其鎖定目標的方式只有兩種:一種是依靠雷達,另一種是靠士兵發射電子信標來定位。

  然而,眼前的情況是,士兵們被數量不明的狙擊手堵在了這幾個大鐵罐子里,一個都出不去,雷達又不能精準定位到人;潛望鏡倒是有機會在黑夜中找到敵人的,因為這個時代的潛望鏡可以夜視、遠望、甚至熱感應……但問題是現在潛望鏡也被打爆了。

  那么他們就真沒辦法了嗎?當然是有的。

  在向指揮艦匯報了情況后,耶夫格尼立刻就想到了辦法——關掉艙門,重新潛回海里,士兵們套上潛水裝,從水下離艦,然后分散開、游泳登陸。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一百多號人,總不能因為身在潛艇里,就被幾個狙擊手就給活活逼得出不來吧?

  不過他們這會兒還不知道的是……岸上其實也沒有“幾個狙擊手”,只是他們以為有好幾個而已。

  壓制住聯邦這支B小隊的人,只有一個,就是K;他一個人,一把槍,就足以辦到這點了。

  長話短說,幾分鐘后,得到了指示的B隊那三艘潛艇就全都關上了艙門、重新潛回了海里;士兵們則得回去脫掉一些裝備(要穿潛水裝備,其他武裝就得精簡),才能換上潛水登陸用的套裝。

  水中離艦和水上離艦是不一樣的,前者,每次只能出去有限的幾個人,因為你得等上一批人游出去以后,關閉艙門,然后把艙門下方那個的艙室的水放空,下一批人才能進來準備。

  這番周折,無疑要浪費大把時間,也就是說……B隊的登陸時間,勢必會和A隊有相當程度的脫節。

  …………

  同一時刻,西側的A小隊那三艘潛艇,已很順利地完成了上浮和登陸作業。

  約一百三十名士兵花了八分多鐘盡數來到了岸上,他們沒有受到任何阻止,也沒有看到哪怕一個行人、一輛路過的車輛、或一間亮著燈的店鋪。

  就仿佛,他們眼前的小鎮早已成了一座鬼城……

  漆黑的夜,刺骨的寒,縱是一群全副武裝的大老爺兒們,面對前方那片靜謐而詭異的土地,心中也難免泛起絲絲的恐懼。

  但,任務就是任務,這么多人,有槍、有夜視鏡,沒理由害怕什么。

  “不過就是一群反抗軍的殘兵敗將,估計他們手頭連像樣的重武器都沒有,這與其說是戰斗,不如說是處刑。”這是小鮑曼在出行前,站在某軍事基地的停機坪上對士兵們演講時的原話。

  這事兒就發生在今天,他們自然還沒忘。

  嚴格來說,小鮑曼的話也沒錯,假如沒有逆十字的支援,納克維爾的反抗軍的確不堪一擊,但……現在情況早已不同了。

  在車戊辰他們接手反抗軍基地的指揮權后、在小鮑曼他們的部隊趕到之前,已有一百名“殺手聯盟”的成員走陸路進了城。

  黃昏時分,這座小鎮西北側的居民便已被疏散一空;一百名職業殺手已經在這座黑暗的小城中埋伏了下來,并布置了大量致命的陷阱,只等目標上鉤……
紂臨最新章節http://www.iocsqp.live/zhoulin/,歡迎收藏
手機看紂臨http://m.szaol.com/zhoulin/紂臨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紂臨》版權歸原作者三天兩覺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大明星超級時代北宋大丈夫明星潛規則之皇這個修士很危險劍徒之路從火鳳凰開始的特種兵重生紅三代慶余年天道編輯器造化圖

SZ中文在線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