紂臨|第五章 異能導師

推薦閱讀:
  “約會結束了?”當子臨走進來時,蘭斯朝他投去一個滿懷惡意的笑容。

  子臨則是不以為意,他雙手插袋,神情輕松地行來,隨口回道:“都說了是公事了。”

  “哦?這么說來,你對伊小姐不感興趣啊?”蘭斯接道,“那我對她出手,你應該也不會有意見吧?”

  “呵呵……沒意見啊。”子臨知道蘭斯這是在試探自己,沉著應道,“你要是成功了,記得跟我打聲招呼,到時候我再幫你跟她還有卡門小姐安排個‘三人約會’,豈不是美滋滋?”

  蘭斯聞言,臉上依舊保留著笑容,但那笑已經有點僵硬,而且他也沒有再接話了。

  子臨也是微笑相迎,眼神中流露出的是幾許得逞之色。

  兩人這么對視了幾秒,然后同時將表情一變,朝對方豎起了中指。

  豎完之后,他倆又像是達成了某種默契一樣,停止了互相耍弄,雙雙正色望向了前方。

  此刻,他們正待在一間“觀察室”中,這房間的其中一面是單向玻璃;而玻璃的另一方,還關押著一個人。

  那不是別人,正是——獵霸。

  “他這幾天情況如何?”沉默了片刻后,子臨又一次開口。

  “掃描顯示其身體的各項指標都已趨于穩定,最后一次‘失控發作’已是在四天前了;且那次的情況也不算很嚴重……至少跟剛來的時候比不算,當時給他用了少量的抑制氣體,很快就壓制了下來。”蘭斯回完這句,頓了頓,即刻又道,“怎么?這是準備對他進行實驗了吧?依我看……先丟一個兇級的俘虜進去,讓他吞了看看有反應。”

  “想什么呢?那兩位副監獄長都還有用的。”子臨當即就否定了蘭斯那喪心病狂的建議。

  “哈?”蘭斯邪惡的玩笑又開始了,“女的你想‘用’也就算了,男的那個你也‘有用’嗎?”

  “你這家伙是不是每說三句話就要往那方面的笑話上拐啊?”子臨道,“我看你需要去跟莉莉婭學習一下硬核女權……”

  “那就算了,她那個類型我駕馭不了……”蘭斯說著,還將手肘搭在了子臨的肩上,一臉欠揍地笑道,“再說,我怎么能奪人所愛呢?”

  “你還沒完了是吧?”子臨歪過頭,給了蘭斯一個嫌棄的眼神。

  “干嘛?老子在這兒給你當了半個月的‘小白鼠管理員’,調戲你一下怎么啦?”蘭斯還不爽了,提高了嗓門兒道。

  “我這不是給你帶任務來了嗎。”子臨說著,就從褲袋里拿出一支I-PEN,舉到了蘭斯面前。

  “哼……”蘭斯冷哼一聲,一把從子臨手上奪過I-PEN,轉身就往外走去,“那‘小白鼠’就由你接手了啊。”

  說罷,他就出了門;看起來……他早就是一秒都不想在這兒待了。

  待蘭斯走后,子臨默默地觀察了獵霸一會兒,隨后,再上前幾步,微微俯身到桌上的麥克風前,摁下了操作臺上的一個按鈕。

  “萊文先生。”一秒后,他的聲音便傳到了單向玻璃對面的那個房間里。

  此時,獵霸正在屋里徘徊踱步;此舉并不是因為他情緒上有多焦急,只是因為他的身體機能過剩,躺著反而難受、運動一下會比較輕松。

  “你又是誰?”來到這里、并恢復意識之后,獵霸還沒有聽過蘭斯以外的人的說話聲,故而有此一問。

  “子臨。”子臨回答。

  他們兩人雖是用“心之書”交流過,但那都是以文字形式在傳遞信息,所以獵霸對子臨的聲音還是感到陌生的。

  “哦……”獵霸點點頭,“把老子害成這樣的就是你咯?”

  “呵……”子臨笑了,笑聲帶著幾許不屑,“萊文先生,何出此言呢?”

  “要不是你這家伙煽動我去吞噬人類的DNA,我怎么會變成這種半人不鬼的模樣?”獵霸冷冷問道。

  “首先,要不是我煽動你去吞噬人類的DNA,在越獄發生時,你就已經掛了……”子臨淡定地回道,“你要么就死于那只EF研發出的怪物之口,要么就死于秋正一之手……正因為你在吞下第一個人類后體內的突變能力發生了暴走,你才能活到現在。”他頓了頓,觀察了一下對方臉上的表情變化,再道,“其次,你現在不是好好兒的嗎?哪里半人不鬼了?在最初的‘暴走’過后,基因序列終會穩定下來,變成一種可控的力量;實際結果……你反而變強了不是嗎?”

  “哼……你以為我還會上你的當?”獵霸冷笑,“什么‘可控的力量’,我現在即便是催動很久以前就掌握的、從動物身上獲得的能力,也會有喪失理智的風險,這能力哪里穩定了?”

  “那是因為你的‘基礎’太差了,才控制不了。”子臨卻是回答得有條不紊,“別忘了,你的異能不是天生的,而是一次‘分子傳送實驗’失敗后所產生的附屬品……跟那些從紙級慢慢修煉升級的先天能力者相比,你當然是有缺陷的。要比喻的話……這事兒就像當廚子,別人都是從洗菜、配菜、切菜一步步做到顛勺的,而你卻是直接上灶,炒出的東西當然會糊。”

  聽著子臨的解釋,獵霸的敵意漸漸也不那么強烈了,雖然他內心還是有點擔心自己正在被忽悠,但因為找不到話里的破綻……他也沒理由全盤拒信。

  “另外,你別忘了,把暴走狀態下的你控制住、從九獄帶出來、并給你治療的人,也是我們。”子臨那惡魔的低語還在繼續,“若我單純是想在利用你,那當我的人逃出‘禁區’之后,我還有什么理由要留你活口呢?”

  “瞧這意思……我還得謝謝你咯?”獵霸在邏輯上無法反駁對方,但心里還是有點不爽,所以瞪著眼惡狠狠地回了這么一句。

  “不用客氣,感謝組織就行,這不是我個人的功勞。”沒想到,子臨卻是微笑著全盤接收了,“我們也不過就是救了你的命、給了你自由、還加強了你的能力而已。”

  “切……”獵霸撇了撇嘴,基本已經被忽悠住了,“那你現在關著我又是什么意思?”

  “我們得等你的身體基本穩定下來,才能放出你出去啊。”子臨早就等著對方這么問了,答案是脫口而出。

  “那我什么時候能出去?”獵霸又問道。

  “問得好。”子臨道,“我今天來就是通知你,你馬上就可以出去了。”

  “哦?”獵霸也不是傻瓜,談到這里,他還是嗅到了一些子臨的意圖的,“讓我猜猜……你放我出去,是要讓我替你去賣命對吧?”

  “不,我暫時還沒有那個需要。”子臨道,“但我的確對你有所安排。”

  “哼……”獵霸又哼一聲,“那你是要我去干嘛?”

  “學習。”子臨說這兩個字時的語氣,不知為什么,總感覺有點嘲諷的意思。

  “你小子這是看不起我嗎?”獵霸聽罷,當即面露不快地應道。

  在成為“獵霸”之前,萊文在那個分子實驗室里所擔任的職務是……清潔工;而且他被招攬進去的最大原因就是:他的文化程度出奇得低,基本上,就只是識字而已……別說物理學了,中學以上的理科他就一竅不通,即使你把實驗數據和各種圖紙放他面前,他也不可能看懂或泄密。

  這件事,子臨自然是知道的,在聯邦的檔案庫里也是記錄得清清楚楚;當年抓捕獵霸的那些人中也曾有人用這事兒嘲諷過他。

  “不要誤會。”子臨微笑著應道,“我不是讓你去學習文化知識,而是讓你去學習如何控制好自己的異能;我相信你也沒理由拒絕,畢竟……這直接關系到你的健康和生命安全。”

  “學控制方法?”獵霸將這話重復了一遍,疑道,“跟誰學?跟你?”

  “我?呵……不不不。”觀察室內的子臨連連搖頭,雖然對方也根本看不見他搖頭,“我是個很糟糕的老師,在教人這件事上,我的耐心很差,所以我從很久以前開始,就不再教男學生了……”

  獵霸總覺得他這話有點微妙,但好像也不是什么跟自己有關的事,所以沒插嘴。

  “……我給你安排的老師比我強多了,他可是目前全宇宙最強的變種人,機會難得哦。”而子臨的后半句話,也成功引起了獵霸的興趣。

  “哈?最強變種人?”獵霸也是知道一些聯邦方面的情報的,他還以為子臨說的是,“難道是‘護衛官’納坎沃?”

  “納坎沃……呵,別說笑了。”子臨說出這個令無數人聞風喪膽的名字時,卻好像在談論一個無足輕重的小角色,“那種家伙,怎能跟‘史三問老師’相提并論呢。”

  …………

  與此同時,開羅,某公寓中。

  一個看著三十歲上下、發型邋遢、穿著睡衣睡褲的男子,被一陣手機鈴聲吵醒了。

  他睜開眼,看到了熟悉的天花板,然后一邊確認自己是不是又睡到地上去了,一邊順著聲音伸手去摸手機。

  在這個過程中,他摸到了很多奇怪的東西……用過的紙巾、喝空的易拉罐、已經凝固在地攤上的油膩污漬、吃剩的食物、以及缺了鍵的游戲手柄等等。

  終于,在沾了一手臟東西后,他才用那只本來就很臟的手抓起了手機,迷迷糊糊就放到耳邊:“誰啊?”

  “是我。”對面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聽到這個聲音的瞬間,史三問立刻就清醒了幾分,然后……他便按下了“掛斷”鍵。

  “媽的……”通訊終止之際,史三問還擺著一張生無可戀的臉,罵了句臟話。

  可幾秒后,手機又響了。

  “不接!”屋里明明只有他一個人,但史三問不知為何像是跟人吵架一樣喊了起來,“不接不接不接就不接!滾!”

  他就這么一邊對著空氣嚷嚷,一邊走向了衛生間。

  接著,在幾乎不間斷的手機鈴聲中,他故作鎮定地完成了洗漱。

  從衛生間走出來時,果然……手機還在響。

  “唉……”史三問嘆息一聲,終究還是過去重新把手機撿了起來,摁了接聽鍵,“說——”

  他火氣很大,并透出一種無奈。

  “好久沒聯系了,最近怎么樣啊?”電話那頭的天一倒是心情不錯的樣子,愉快地跟他打著招呼。

  “我怎么樣你還不清楚嗎?”史三問拉長了嗓門兒回道,“不清楚去翻翻你那破書不就知道了嗎?”道完這兩句,他就話鋒一轉,用不耐煩的口吻道,“少套近乎,趕緊說你要干嘛。”

  “給你找了一徒弟。”天一也不再拐彎抹角,說明了要求。

  “是美女嗎?”史三問也是直來直去,不說虛的。

  “抱歉,美女都被子臨收了,能給你的只有男的了。”電話那頭的天一這會兒笑得可歡了。

  “我毀滅地球了啊!”史三問的不爽也是溢于言表,他直接就給出了一個半開玩笑半當真的威脅。

  “哎~你這又是何苦呢,憑閣下的顏值,隨便收拾一下,去泡個吧,美女什么的至少也能帶走十個八個啊。”天一接道,“你自己要當一個整天屯在屋里的死宅,怪誰呢?”

  “你這個整天屯在書店里的死宅有資格說我?”史三問不服道。

  “好好,那我不說了,先把那位的照片傳給你。”天一這句還沒講完,一張獵霸入獄時拍的美照已經彈到了史三問的手機屏幕上。

  “哼,糙漢的照片有什么好發的。”史三問雖是這么嘀咕的,但還是瞥了眼屏幕,再問道,“這次又是什么要求?”

  “這位已經是狂級了,但因為不是先天能力者,需要你教教他怎么控制容易暴走的力量。”天一道,“時間嘛……眼下是用人之際,四個月之內搞定可以吧?”

  “只要你能保證在他出師后的至少八個月內,我不會再受到任何來自你或其他方面的騷擾,就可以。”史三問應道。

  “呵呵……那我可不敢保證。”天一用閑聊般的語氣回道,“你天天上網,肯定也看到新聞了吧,最近這時局有點亂吶。”

  “廢話!時局是為什么亂的,你的心里就沒點逼數嗎?”史三問道。

  “行行,那我盡力而為。”天一最終還是給了個承諾,但聽著就像是在敷衍。

  “切……”史三問也懶得再聽了,最后留下一句,“真煩了我就毀滅銀河!”便又一次將手機掛斷了。
紂臨最新章節http://www.iocsqp.live/zhoulin/,歡迎收藏
手機看紂臨http://m.szaol.com/zhoulin/紂臨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紂臨》版權歸原作者三天兩覺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大明星超級時代北宋大丈夫明星潛規則之皇這個修士很危險劍徒之路從火鳳凰開始的特種兵重生紅三代慶余年天道編輯器造化圖

SZ中文在線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