紂臨|第二章 雀士的較量

推薦閱讀:
  麻將(本篇中一般指日本麻將,因為日語將麻將讀作“麻雀”,所以麻將選手也稱“雀士”)的第一局稱為“東一局”,一局結束后,只要莊家下莊,即進入“東二局”,以此類推,至“東四局”為止,這四場稱之為“東場”;東場結束后就開始“南場”,由“南一局”開始,到“南四局”為止。

  東南場這八局,稱之為“半莊戰”,也叫“東南戰”;所謂“打一個半莊”,就是打完東南八局的意思,也是一種十分普遍的玩法。

  而點棒,即麻將中用來記錄“持有點”的道具,也可以視為是麻將特有的一種“籌碼”。

  通常的做法是:開局時給每人分配25000點的點棒——萬點1支、五千點1支、千點9支、百點10支。

  當然,有時也會根據總點數的不同有其他的分法;比如眼前的這場牌局,采用的就是20000點的規則,所以每人五千點2支,千點9支、百點10支。

  根據榊提出的要求,點棒的每1點都將換算為1000RMB,也就是說,這場麻將在開局時,四人就已各自押上了整整兩千萬。

  雖說這四位都是有名的職業賭徒,或多或少都會有一些用來保命的積蓄,但兩千萬……絕不是說拿就能拿得出來的。

  對于普通的聯邦公民來說,這已是足夠其安穩度過一生的巨款了;即便對賭徒來說,這也已經是可以用來作為“退休金”的金額。

  毫無疑問,在座的四人、包括榊無幻自己,沒有一個掏得出那么多錢來。

  不過,這也無妨,因為他們未必要出那么多。

  在這個半莊結束之前,點棒就還只是點棒而已,只有到結算時點棒不足20000點的人,才需要付出失去的差額。

  比如,在南四局結束時,有一人的點棒變成了36000,而另外三人則分別是20000、15000和9000點,那么,持有36000點的人,不但沒有出錢,還凈賺了一千六百萬;20000點的人則是不輸不贏;只有15000點和9000點的人,分別損失了五百萬和一千一百萬。

  這樣看來,即便贏不了,只要盡可能地減小損失,也不至于會賠足兩千萬。

  但……這樣的想法,對賭徒來說,是危險的。

  在賭博的世界里,想著“我要活下來”的人,和想著“我要贏”的人,做出的選擇自然是不同的。

  高額的賭注,就像一面照妖鏡,絕大多數人都會在其面前顯出“我要活下來”的本心;唯有真正的賭徒、無賴、惡棍……那些了解賭博真意的人,才能保持冷靜,守住內心的防線。

  …………

  價值兩千萬的半莊,注定不會平淡。

  由于使用的并非是自動麻將桌,所以洗牌、切牌、碼牌都是由人來完成的,對于四名“行家”來說,在洗牌階段博弈就已經開始了。

  東一局,第三巡。

  大河內,已然聽牌。

  “聽牌之達人”絕非浪得虛名,僅三巡,他的手上就已是“三張北風、一二三萬、三四五六七七七餅”的牌型,即“二五八或三六餅的多面聽”,十分理想的狀況。

  就在這時,榊漫不經心地打出了一張兩餅。

  大河內見狀,剛咧開嘴角,準備叫胡并嘲諷榊兩句,沒想到……

  “胡(為方便理解,下文皆用‘胡牌’而非‘和牌’表述)了。”上家的高木搶先截胡,“斷幺九,一千點。”

  “切……”看到對方開牌時,大河內不快地啐了一句,“竟然胡這種小牌……”

  “嘻嘻嘻……”高木卻是不以為意地回道,“就算是小牌,也是上百萬一局啊……而且……看你那副已經多面聽的架勢,我不得不防你一手自摸吧。”

  話是沒錯,但真正的重點,高木并未言明。

  像他們這樣的行家都很清楚,在賭博中,“運勢”這種東西……是切實存在的。

  和骰子、花札、牌九那種瞬間分出勝負的游戲不同,麻將是持久戰,在進行的過程中,“運勢”會多次轉移;而如何破壞、或奪走他人的“運勢”,是一門非常重要的技巧。

  對于一般人來說,要做到這點可能很難,即便他們察覺到了“運勢”此刻在誰的身上,也沒有太多的手段去干涉,但對于“行家”來說,辦法多得是。

  眼前高木胡的這一把小牌,就是為了破壞大河內的“運”,而其結果也立竿見影……

  …………

  東二局,同樣在第三巡。

  高木手中的配牌已是三色同順,單吊四餅,并且……

  “立直。”高木果斷地拿出了一千點棒報聽。

  按理說,在這種級別的對局中,單吊并指望對手來點炮,那種幾率是很渺茫的。

  而且立直(指在“門前清”,即沒有吃、碰、明杠、所有手牌都是自己摸到的情況下宣布聽牌,此時擺放一根立直點棒作為宣言牌,在接下來的對局中,立直者摸到什么牌就必須直接打出,直到有人胡牌為止;如果最終是立直者自己胡牌,則可以加番,如果是在立直后的那巡立即有人點炮或自摸,即為“立直一發”,可以再加番)的風險很大,萬一在座的三人里有人正好在做大牌,立直者很有可能自取滅亡。

  然……高木,并不在乎這個。

  被稱為“牌山幽靈”的男人,自有他賴以生存的絕技,那就是——移花接木。

  這招的效果是:在他摸牌的時候,可以將摸起的那張牌,與自己面前牌山上層的十七張牌中的任何一張進行調換。

  至于換法,很簡單……就是摸牌時,用四根手指豎握麻將,在將牌拿向自己、并經過牌山的瞬間,讓這張摸到的牌保持在與牌山上層一毫米都不差的水平高度,并和那張自己想換進來的牌的一面完全重合;接著,快速、無聲地用自己摸到的牌把牌山中的那張牌“頂”出來,然后用同樣的手勢豎握住被頂出來的那張,而將自己摸到的牌嚴絲合縫地留在牌山上,最后若無其事地將自己換出的牌收入。

  用慢動作來看的話,這也并不是什么特別復雜或困難的動作,但要將這招的速度練到“哪怕在眾目睽睽之下使用也沒人能看出來”、“哪怕有人看出來了也來不及抓現行”的境界……那就是上千次、上萬次的練習也未必能做到的事情了。

  另外,施展“移花接木”還有一個先決條件,那就是必須在碼牌階段就清楚地知道自己面前牌山上層的牌是什么,如果連自己要換的牌在哪兒都不知道,光把手法練成了也是白搭。

  毫無疑問,高木,是知道的。

  雖然他記不了臺面上全部的136張牌,但對于四道牌山上層的牌,他至少能記對九成,尤其是他自己面前的這道牌山,他全部都能記住。

  在一般人的想象中,“千術”是非常玄妙和復雜的東西,但其實……在真正的“行家”眼里,高階的技巧,往往都是“簡單暴力”、“明目張膽”的。

  普通人認為一定是靠著某種詭計才實現的“奇跡”,實際上多半都是苦練后必然的“成果”,這就是大多數千術的真相;傳奇魔術組合佩恩與特勒就曾說過——“在桌上魔術中,最終極的詭計,就是魔術師靈巧的雙手”,這句話用在千術師身上也一樣。

  魔術師借助道具輔助才能表演的動作,千術師徒手就要完成,魔術師練習一千次才能做的表演,千術師至少練一萬遍才能實戰……代價和風險的差異,決定了后者沒有失誤的余地。

  高木能在賭博的世界中脫穎而出,絕不可能只靠運氣;“運氣”只能幫你贏那些“陽光下的賭博”,想在黑暗的世界里生存,還得靠“實力”。

  “呵呵……”這一巡尚未結束,大河內剛打下一張牌,五十嵐就發出了兩聲輕笑,“好一個‘立直’啊……”他一邊說著,一邊將自己那雙已經長了老年斑手,伸向了大河內打出的那張牌,“杠……”說罷,他就把杠牌翻出,并抓起嶺上牌,幾乎在翻手將嶺上牌拍下的同時,他就已經念道,“嶺上開花……”

  “什……”高木那陰惻惻的笑容凝固在了臉上,因為這一刻,他似乎發現了五十嵐那“剛運”的真相。

  “別怪我啊,高木君,畢竟在這種地方被你立直一發……可不太妙呢。”五十嵐沉聲言道。

  “你……”數秒后,高木那蒼白的臉上,霎時已流下了幾縷冷汗。

  雖然大河內、高木和五十嵐在來到龍之介這里后已打了很多局麻將,但在那些“隨便玩玩”的牌局中,作為老手的他們自然都是有所保留的;因此,他們也不知道彼此的實力上限到底在哪兒、以及具體有哪些“絕活兒”。

  然而,此刻高木驚訝地發現,平日里最不顯山不露水的那個老頭兒……竟然掌握著一種在雀士界堪稱無解的技術——默牌。

  嚴格來說,“默牌”并不能被稱為“千術”;除非你是一流的“行家”,否則就算有人當著你的面用這招、就算你用超高速攝影機把他的一切行動放慢幾百倍、幾千倍,你也看不出半點門道。

  這種技巧的源頭,可以追溯到昭和時代。當時的麻將,大多是用竹子制作的,而竹子這種東西,每一小片的表面,都有著獨一無二的“紋理”;于是,就有一些雀士想到了……通過記憶麻將背面竹子的紋理來記牌。

  可是……那談何容易?莫說是在打牌的過程中去記那136張牌了,就是隨機拿出10張牌放到你面前,讓你慢慢記,要分辨并記住那些看起來幾乎一樣的、細微的竹子紋理,也是極難。

  而且,光記住一副牌、換了一副就兩眼一抓瞎也沒用;真正的“默牌”,必須是“在面對一副完全陌生的麻將時,也能將其迅速記下”的技巧。

  大多數人都不會去練習這種極度困難、難學也難精的東西,練了的人里,能在短時間內把整副牌默到一百張以上的也是鳳毛麟角。

  但……極少數精于此道的行家,無一例外都是接近無敵的存在;這些高手在東三局之前就能把整副麻將全部“默”下,對這些人來說,牌在他們的眼里看來就像是透明的一樣。即使有人在他們面前出千換牌,他們也能立即知道,只要在恰當的時機提出查驗,一抓一個準。

  可惜,隨著時代的變遷,竹制麻將逐漸被樹脂、塑料等材料制作的新產品所取代,在那些幾乎沒有紋理的材質面前,“默牌”之術變得無法施展,最終也就漸漸失傳。

  不過,傳說……有一些極為高明的默牌雀士,就連背面毫無紋理的麻將也可以進行“默牌”;但這門技巧的原理,至今仍是個謎。

  有人說他們是通過人手摸牌時留在麻將背面的指紋來默牌;還有人說他們是借助隱形眼鏡之類道具;更有人說這個傳言本身就是假的,是有老千為了掩飾其他的千術而吹出來的……

  總之,沒有定論。

  畢竟這種傳說中的“默牌雀士”實在是罕見,就算這種人真的存在,也很難被察覺到。

  而今天,高木就有幸見到了一位……

  五十嵐的“默牌”,和高木那依靠“短期記憶”加“洗牌碼牌的手法”來大致掌握牌山的方式有著本質上的區別。

  他那手嶺上開花,以及在高木尚未開牌的情況下對其下一步行動的預測,已表明了他對整副麻將的每一張牌都了如指掌。

  不是靠猜、不是靠千,單純就是“看穿了牌”而已。

  很顯然,在巨額籌碼的逼迫下,雀士們已是無所保留……在這種隨時可能背負上巨額債務的賭局中,根本沒有留手或留情的余地。

  …………

  就這樣,實力的差距,在點棒的差額中漸漸體現了出來。

  至南三局,五十嵐已經手握四萬三千點;高木守在一萬八千點左右,而大河內則是一副“已經完了”的表情,滿頭大汗地在一萬兩千點左右苦苦支撐。

  但要說最慘的,還是榊了,他的點棒只剩下了七千不到,也就是說,他已背上了一千三百萬RMB的負債。

  第五巡過后,五十嵐手中又已是三暗刻、兩向聽的牌面。

  可以“默牌”的他自然知道,自己的胡牌在兩巡之內就會被摸到,而且兩巡之內不會有人打出適合“吃”或者“碰”的牌來改變摸牌順序。

  勝利……已近在咫尺。

  可就在這時……

  “就這樣而已了嗎?”榊,忽然開口,問了一個問題。

  聽到這個問題,其余三人都將視線投向了榊,短暫的沉默后,還是大河內率先應道:“點棒排在末尾的家伙,突然間沒頭沒腦地問什么呢?話說……身為提出這種亂來賭注的家伙,結果自己卻輸得最慘,你就不覺得丟臉嗎?”

  面對這樣的奚落,榊卻是毫不在乎,繼續用略顯頹廢的語氣言道:“我是在問,各位的‘本領’……就這樣而已了嗎?”

  “哼……”高木冷哼了一聲,都懶得搭理他。

  五十嵐倒是語重心長地說:“榊君,我理解你的心情,呵呵……但賭桌上的事兒,輸了就是輸了,挑釁并不能挽回什么面子,只會讓你的敗相顯得更加難……”

  他最后那個“看”字還沒出口,榊就打斷道:“所謂‘聽牌的達人’,原來就是個需要戒指來輔助才能使出‘左手換牌技’的二流老千。”他微頓半秒,“‘牌山幽靈’的雜耍也是泛善可陳,且不說遇上自動麻將機就立刻廢了九成,就算是遇上一個會記牌的耿直老頭,也能讓你嚇得拼命快攻胡小牌……”

  他這短短幾句話,就把同桌三個人的技術全都點破、并且嘲諷了一番;字里行間,囂張至極。

  還沒等那三人還口,榊就接著說道:“這都南三局了,你們也還沒有拿出更多的手藝,說明你們是真沒有什么別的可現了……那我,也就不客氣了。”他一邊說著,一邊挽起了袖子,“既然你們都喜歡玩這種‘精明的麻將’,那我就給你們看一些‘更直接的方法’吧。”
紂臨最新章節http://www.iocsqp.live/zhoulin/,歡迎收藏
手機看紂臨http://m.szaol.com/zhoulin/紂臨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紂臨》版權歸原作者三天兩覺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大明星超級時代北宋大丈夫明星潛規則之皇這個修士很危險劍徒之路從火鳳凰開始的特種兵重生紅三代慶余年天道編輯器造化圖

SZ中文在線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