紂臨|第四章 湯教授

推薦閱讀:
  11月22日,晨。

  子臨在網戒中心的生活,這就算是正式開始了。

  他的室友在六點整靠著生物鐘準時蘇醒,完全沒有賴床的意思,醒了就起,并且立刻來到他的床邊把他“叫醒”。

  雖說子臨本就是醒著的,但還是裝出了一副沒睡夠的樣子,打著哈欠懶洋洋地起身。

  隨后,在穿衣洗漱的過程中,兩人便交談了起來。

  子臨的這名室友名叫王勇;是的,這個性質和約翰·史密斯差不多的名字,到了二十三世紀仍有人在用,且依然是重名率最高的姓名之一。

  王勇今年十七歲,高二,身形偏瘦弱。因愛打游戲、成績不佳,所以父母選了個良辰吉日,將其“騙”進了這個中心來,進行“矯正”;學校那邊嘛,自然是暫時停學了,等他“改造好了”才能再回去念書。

  以上這些基本的信息,王勇在交談中其實并沒有提太多,不過這也無妨,因為子臨早已看過他的資料,就算他一言不發,子臨對他也是知根知底。

  比起自己的情況,王勇更多的是在跟子臨講述待在這個中心里要注意的一些事宜:比如,不要反抗舍監,頂嘴也不行,舍監讓你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要做任何顯眼的事、不要要做任何違反規定的事、不要表現出任何激烈的情緒等等。

  當然,最重要的一條就是——絕對不可以對“湯教授”有任何的質疑、忤逆或是不尊敬。

  此處,得重點提一下這位湯教授。

  此人名叫湯久誠,臨沂本地人,2162年6月生人。

  在四十歲前,他的履歷并無什么出彩之處:從公立學校畢業,進入地方的專科醫院當住院醫師,然后花了二十年左右混到了部門主任的級別……用子臨的話來說,典型的平庸之人。

  按理說,以他的學術水平和所處社會階層來講,再堅持個二十年,應該也能熬到副院長乃至院長的位置上退休。

  然而,他顯然不安于此。

  2206年初,湯教授忽然從其所在的醫院辭職,也不知他從哪里拉到了一筆資金,創辦了這個陽光青少年行為矯正中心。

  之后的兩到三年,他一躍成了臨沂的大紅人;不但是發表了多篇被權威機構認可的、有關“網癮”的學術論文,還得到了聯邦官方媒體的各種大肆報道和宣傳……這讓他的中心迅速成了在整個龍郡都具有相當知名度的機構,各地的家長都慕名而來。

  而湯教授的這個中心,也是不負眾望;截至今日,他已將大量的“網癮少年”改造成了“合格的精品”。

  平心而論,他的那套所謂的“學術觀點”,說破了并不高明、甚至是很愚蠢的,但作為提供給智商鏈底層蠢人的服務品,這么一套東西也夠了。

  湯久誠的“治療矯正”,簡單概括就是——宗教式的洗腦,結合馴獸式的操作。

  首先,他將“網癮”這個在醫學上沒有任何公認定義的名詞,認定為一種疾病;然后用電刑的方式逼迫所有被送入自己中心的青少年承認自己患有網癮;接著,還是以電刑為威脅,強迫“病人”遵守他定下的規定、認可他的觀點……

  這套玩意兒,跟當年十字軍東征玩兒的套路差不多,就是“我已認定我這個神是唯一的,你信別的就該死,所以我為了正義過來把你三光了”這樣一個形式。

  那套東西他自己心里也不信,但你必須要認可,因為不認可,他就沒法兒操作了。

  那么怎么操作呢?就是電唄。

  電擊是一種典型的“負強化(即陰性強化,就是懲罰那些不符合組織目標的行為,以使這些行為削弱甚至消失,從而保證目標的實現不受干擾)”手段。

  說這是“馴獸”,其實也不恰當,因為通常來說,訓練動物更多的是用到“正強化”,或者是“正負結合”著用;用簡單的例子來解釋就是……做對了給吃的、做錯了抽鞭子,以此形成一種條件反射。

  但湯教授好像并不擅長使用正強化的方式,他只會玩電刑,畢竟……那管用嘛。

  你讓他自己躺在那兒被電,不承認有網癮就不停,那他也會承認自己有網癮的;只要電得到位,別說是網癮了,讓他承認自己是條狗也行啊,電一天還沒認算我輸。

  當然了,光靠這種操作,他的中心、或者說“青少年行為矯正”這個行業是沒法兒長久經營下去的;電擊畢竟只是手段而已,手段是可變的,你今天玩電刑,明天可以玩水刑嘛……反正只要政府沒來管怎么操作都行。

  但是,一個行業要生存和延續,不能光有手段,最重要的是看市場需求。

  如果說“娼”是一種建立在人類本能需求上的服務性行業,那么“網戒中心”就是一個供“教育失敗者”停靠的港灣。

  湯教授真正的高明之處,不在手段,而在這里——心理層面,他將本該由父母承擔的責問,轉嫁給了一個虛構的病癥,轉嫁給了網絡、游戲商、乃至整個社會;生理層面,他用負強化手段把“病人”給改造完成了。

  也就是說,消費者們把子女送入中心,即可撇清自己的責任,把子女領出中心時,則可得到想要的“成果”;最終便是心安理得、心滿意足,告訴自己:“我沒錯,我的孩子也沒錯,是各種客觀因素的錯,而這些客觀因素導致的狀況已經被湯教授給‘矯正’了。”

  這樣的“服務”,消費者自然是滿意的,既然顧客滿意,那這門生意,自然也就能做下去了。

  于是乎,湯教授這中心一開就是十幾年,教授本人也被奉為了“受到網絡和社會毒害的墮落青少年的救世主”,可謂名利雙收。

  尤其在中心的內部,湯久誠簡直就是如同神一般的存在,工作人員見了他基本都主動點頭哈腰,而病人們見了他則是“規定”要九十度鞠躬才行;要不是怕引起政府重視,他沒準已經讓病人給他行跪拜大禮了。

  “集合時間到,所有盟友請到走廊集合……集合時間到,所有盟友……”

  和王勇談著話,不知不覺已到了六點半。

  那一刻,一陣語氣死板的錄音廣播準時響起,擴音喇叭中還夾雜著每一個寢室都能聽見的“呲呲嗡嗡”的怪聲。

  聽到集合廣播,子臨和王勇立即停止了交談,雙雙出門,快步來到了走廊上。

  因為寢室內只有洗臉槽而不帶廁所、想方便得去走廊里的公廁,所以寢室的電子門用該寢室住戶的指紋是可以自由開啟的;昨晚舍監帶著子臨開門,只是由于后者剛入中心、分配房間和登記指紋的流程還沒完全辦妥;而眼下王勇醒著,自是由他來負責開門。

  他們來到走廊兩分鐘后,便有一名舍監邁著急匆匆的腳步從走廊里行過,挨個兒檢視著已然按房間號排成隊列的“病人”們。

  “握住你們盟友的手,起步……走!”那舍監走到最后一個房間門口時,便高聲下達了命令。

  在這個中心里,“病人”們被稱為“盟友”,這是湯教授發明的稱呼,另外他還要求所有的病人和病人的家長們稱自己為“湯叔”。

  “注意秩序!不要交頭接耳!”當隊列開始移動時,舍監跟在隊列的最后面,邊走邊厲聲喝道。

  子臨對于這些日常流程,都調查得很清楚了。

  六點半集合,六點四十五分各層的盟友集中到自己那層的“活動室”里做“磕操”,或者叫“跪拜操”;據說在這中心剛開的時候是去操場做這操的,但由于到了室外之后總是有人伺機逃跑,后來就改成現在這樣了。

  七點鐘所有盟友去食堂集合吃早飯,七點半到回到自己樓層的教室上課;說是“上課”,實際上沒有老師講課,就是自習。學習的內容嘛……主要是湯叔寫的教材,各種該中心內部的規定、條例,還有以往“點評課”的內容。

  三節課過后,到中午十二點是午飯時間,午飯四十五分鐘,之后有一天中僅有的一小時自由活動時間,當然了……說是自由活動,其實也只能在有限的區域里行動。

  一點四十五分重新集合,兩點去機房“上網”——上湯叔指定的網站,看指定的內容,加強學習,也是三個課時。

  五點吃晚飯,六點前必須全部吃完,然后返回寢室,六點后除了上廁所不許外出或串寢室,晚上八點三十分熄燈。

  這就是矯正中心一天的基本流程,除了周日上午會有一次湯叔親自主持的“點評課”之外,一周六天都是這樣的情況。

  當然了,最關鍵的一點是:在任何時候、任何地點,只要你的某些行為讓你達到了“必須接受治療”的條件,你就得立刻去接受“治療”。

  因為這是子臨正式入住中心的第一天,他在做完操、吃完早飯后,就被舍監單獨帶走了。

  不出意外的,他來到了五樓,被帶到了“湯叔”的面前。

  “坐。”子臨進屋后,坐在辦公桌后的湯教授漫不經心地看了他一眼,隨即道了這么一句。

  子臨聞言,默默地走到對方的辦公桌對面坐下;而那名負責把他帶來的舍監,也就是昨天負責電他的“醫生”,此時就站在他的背后,緊盯著他的后腦勺。

  “周明……對吧?”湯教授看著手上I-PEN虛擬屏上展示的資料,有些心不在焉地問道。

  子臨來這兒用的自然是假名字、假身份。

  “是。”他回道。

  “知道自己的情況嗎?”湯教授又道。

  “知道……網癮。”子臨應道。

  “嗯……”湯教授沉吟一聲,將視線移到了他的臉上,“昨天剛進來的時候,你為什么不承認?”

  “我……”子臨想了想,怎樣的回答是合乎情理、并且能讓對方滿意的,“……抱有僥幸心理,不想接受治療。”

  “嗯。”湯教授點點頭,“很好,能承認自己有問題,就表明你也有改正的想法,只是你自己不知道方法。”他頓了頓,“聽好了,只要你嚴格遵守這里的規定,把我們的程序走完,我保證你可以痊愈。”

  “好。”子臨回道,“我盡力……”

  “什么叫‘盡力’?”下一秒,湯叔忽然就翻臉了,“我說的話你聽不懂嗎?我說了嚴格遵守,就是必須做到,盡力算什么態度?在中心里,我們要做到‘令必行、禁必止’,做事必須有規則,有高度的執行力,不可以有所謂‘盡力’這種得過且過的想法。”

  “明白……”子臨立刻裝出一副很害怕的表情,急切地接道,“我……我一定做到,堅決執行。”

  湯教授又盯著他看了幾秒,想了想,再道:“那好吧,本來你這個態度,是要去‘治療’的,但我念在你是剛進來,和其他新來的盟友比,相對來說……還算是覺悟比較高的,今天你就先回寢室,把這里的規章制度都記熟了,明天再開始和其他盟友一起活動。”

  “是……”子臨又作出松了口氣的樣子,“謝謝湯教授。”

  “哎~”湯教授擺了擺手,“不要這么叫我,我是十分平易近人的,這里的盟友都叫我湯叔,你也可以這么叫。”

  他用了“可以”這樣的詞,但實際上……你要是不這么叫,他就會找理由電你。

  子臨也很識趣,趕緊叫了聲湯叔,然后就跟著舍監離開了。

  一路無話。

  回到寢室,子臨發現自己的指紋已經可以開關他所在寢室的門了,于是,他就關上門,把那一疊從辦公室里領來的紙質文檔擺到桌上,開始一頁一頁地翻。

  翻歸翻,他可沒有去“看”,因為紙上那些內容,他在進這個中心以前就全都了解過并且背出來了;翻……只是為了制造出“翻過、看過”的痕跡而已,萬一日后有人發現他領回來的這堆資料“擦瓜里新”,而他卻對各種條款一清二楚,那不是引人生疑嗎?

  因此,子臨這會兒一邊翻著紙,一邊去思考別的事情。

  “做操的時候只能看到本樓層的病人,不過吃早飯的時候,除了湯教授以外的人應該是到齊了……舍監和病人的人數,跟資料中記載的是對的上的。

  “由于必須遵守秩序,不能隨意走動,所以沒能看清每一個人的長相……但看清了的那些,都沒有什么異常。

  “昨晚來拜訪我的‘甜點’……嗯……還是叫她‘甜點小姐姐’好了……只留下聲音和氣味,并沒有讓我看到的長相和身材,在食堂那種環境恐怕是很難把她辨認出來的。

  “當然,也不用急著找她,反正只要我還留在這兒,她就會主動來找我的。

  “無面嘛……現階段果然還是抓不到任何的蛛絲馬跡,得再等幾天,等‘那個東西’生效了才會有進展吧。

  “所以說,這個早上的收獲就是……意外的發現了一個能力者……

  “盡管在我看來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能力,但他本人似乎還挺苦惱的樣子。

  “呵呵……想必,‘甜點小姐姐’也是沖著他來的吧。”
紂臨最新章節http://www.iocsqp.live/zhoulin/,歡迎收藏
手機看紂臨http://m.szaol.com/zhoulin/紂臨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紂臨》版權歸原作者三天兩覺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大明星超級時代北宋大丈夫明星潛規則之皇這個修士很危險劍徒之路從火鳳凰開始的特種兵重生紅三代慶余年天道編輯器造化圖

SZ中文在線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