紂臨|第二章 威脅

推薦閱讀:
  11月21日,15點10分,臨沂,陽光青少年行為矯正中心。

  在一段長達二十分鐘的“初步治療”過后,子臨“痛哭流涕”地告別了自己的“父母”,然后就被兩條壯漢架著、扔進了一個大概是禁閉室的單間里。

  這個房間里空空如也,除了角落的蹲便器和一卷放在地上的卷筒紙外,連個燈泡都沒有,也沒有對外窗戶;屋里唯一的光源,是位于門上方的一個小窗口,透過那窗口的鐵柵欄,可以看到些許走廊里的燈光。

  子臨在這個單間里被監禁了數個小時,無人問津;他毫無疑問已錯過了晚飯,有沒有錯過夜宵就不好說了。

  總之,直到當天夜里,門外走廊的燈光自動調到“夜光模式”時,一名酒足飯飽、還帶著幾分酒氣的“舍監”才打開了這房間的門。

  那是個身形魁梧的男人,穿著印有這個中心名稱的白色制服;他沒有敲門或出聲打招呼,便自顧自地用指紋打開了電子門,大搖大擺地走了進來。

  他的神態和行為都在宣告著……他既沒有帶來禮貌,也沒有帶來尊重。

  不過,他還是帶了一些東西來的。

  “換上。”那舍監一邊說著,一邊隨手扔了一套迷彩服到地上。

  他這句話,無疑是命令,而不是商量。

  子臨聽罷,也沒說什么,因為他目前想給別人的印象是“白天已經被電服了”的一個普通少年,所以,話音落時,他就很老實地撿起了地上的衣服,一聲不吭的開始換了。

  如我所說,這屋里空空如也,自然也就沒有什么隱私可言;子臨只能當著那名舍監的面,脫得僅剩一條褲衩,再換上了對方給予的衣褲。

  而那名舍監呢,也是毫不避諱地盯著子臨,看著他把衣服換完;其眼神中,還帶著幾分嫌棄和不耐煩。

  很顯然,這位舍監對觀看男生換衣服這檔子事兒并不怎么感興趣,如果換成女生那就另當別論……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就算他不想看,還是得盯著看,因為這里曾不止一次發生過“有人趁舍監轉身時從背后對其發動襲擊”的事件,為了自身的安全,在這種“一對一”的情景下,他可不敢掉以輕心。

  “你的衣服給我,你出來站好。”待子臨換好了迷彩服,那名舍監便下達了下一個命令。

  子臨聞言,仍是沒有作聲,只是微低著頭,把自己換下的衣物遞給對方,然后就邁步出門,來到了走廊上。

  至此,那名舍監的警惕心才算是稍稍降低了一些;他們舍監雖不會去考慮“他在體內藏了東西”或者“他把一堆信息通過紋身藏在了身上”這種比較玄幻的假設,但“衣服里藏著刀片之類的銳利物件”這種事兒……他們還是會提防一下的,理由嘛,自然也是因為以前出過類似的狀況。

  “你的衣服會和你的隨身物品放在一起,出院時會還給你的。”子臨站定后,那名舍監站在他的身后,用例行公事的口氣如是說道。說這話的同時,他還將手中的衣褲抖弄了幾下,確認了里面究竟還有沒有藏東西。

  說實話,對于這些瑣事,子臨才是感到不耐煩的那個;像這類“事先可控的細節”,子臨在行動前必然已是安排得天衣無縫了。

  他下午“入院”時被收走的那些隨身物品,包括剛才被收走的那套衣物,都是他在兩周前就已準備好了的:平價網店買的劣質服裝和錢包、新款的智能手機、低配的I-PEN等等……

  他不但是事先買好了這些東西,還特意將這些東西都弄成了被“用舊”的樣子;并且通過黑客手段侵入了電商平臺的數據庫,修改了那些商品的“購買日期”和“收貨人”等信息。

  就連那部手機里的應用,也都是精心選擇,裝了一堆時下青少年中最流行的熱門應用和游戲,且每一個應用里都偽造了詳細的使用痕跡,就算被人破解了密碼進行查看,也看不出任何異常。

  至于他雇傭的那對“父母”,在將他送到這個中心后,便立刻登上了一班從龍郡飛往南十字星郡的航班,他們在子臨的另一個“局”中,還有用處。

  這么說吧,就算把眼前的舍監換成獄警,把這環境換成高安全級的聯邦監獄,子臨的這次潛伏也不會露出馬腳……至少短期內不會。

  “哦。”一秒后,子臨輕聲回應了那舍監的話,以防自己一直保持沉默會激怒對方或引起疑慮。

  舍監抖弄完了他的衣物,便抬手示意子臨走到自己前面去:“往前走。”

  “走去哪兒?”子臨知道對方的工作流程,但他得裝作不知道。

  “你往前走就是了,到了地方我會叫你停下的。”舍監冷冷道。

  這也是此地的規矩之一,只有一名舍監在場、且“病人”的行動沒有受到限制時,舍監要走在病人的后面。

  就這樣,子臨穿過走廊,上了一次臺階,又經過了兩道必須由舍監開啟的電子門,最終來到了一間寢室的門口。

  到達目的地后,舍監在觸屏上掃描了指紋,打開了那房間的門,并示意子臨進去。待后者走進屋,舍監便留下一句:“這是你的房間,每天早上六點起床,半小時內完成洗漱準備集合。”隨即就關門離開了。

  這間寢室里是有燈的,但因為此時已過了熄燈時間,燈已經關了,且屋里也沒有開關。

  好在,這屋里還有對外的窗戶,雖然窗玻璃的內外都隔了一層交織的鐵網,但這并不妨礙月光照進來。

  月光下,一道道隱約的輪廓勾勒出了這房間內的景象。

  這是個雙人間,并非上下鋪,兩張床平行分置于屋子兩側;子臨進來時,其中一張床上已經有人了;看那人的姿態,在子臨進屋前應該已經睡著,但剛剛他進來時,將對方給驚醒了。

  “新來的吧……”那人在黑暗中沖子臨嘟噥了一句,也沒等子臨回話,他就長嘆一聲,接道,“唉……快點睡吧,有什么話明天再說。”

  說罷,他就翻了個身,蓋上被子,繼續睡去了。

  而黑暗中的子臨,則是露出了一絲笑意,但他瞬間就將其收斂起來。

  兩秒后,子臨左右活動了兩下脖子,走到了那張空床邊,順勢躺了上去。

  接著,就開始思考……

  他是不會睡的。

  今晚不會,明晚也不會。

  從他記事時起,他就從來沒有睡過覺。

  他不需要睡眠,并且,也無法入睡。

  對常人來說這可能是一種足以把人逼瘋的可怕體驗,但子臨卻覺得這樣很好——比起把一生中三分之一乃至更多的時間花在睡眠這件事上,他更愿意將這些時間用來思考。

  當別人結束一天的工作和生活,讓大腦適度休息時,子臨則在整理記憶、回顧細節、將各種信息分類、對未來即將發生或可能發生的一切進行推定和假想。

  這就像是對抗型運動中的運動員們做的冥想訓練,只不過子臨的這種冥想針對的并不是“某一場比賽”,而是一個更為宏大的局。

  “白天見過的院方人員共六人,剛才送我過來的那個也在其中,加上旁邊的這個BOY……目前我所見的七個人,在已知的資料中都有記錄。

  “然而……這并不能證明什么……

  “‘無面’可以偽裝成任何人,不僅是臉部特征、就連身高、體型、聲音、性別、指紋都可以變化,短時間的接觸是不可能將其辨別出來的。

  “但既然‘那個人’的情報顯示他在這里,他就一定在;只要他和我在同一個地方待著,我必定可以將其揪出來,現在我需要的只是耐心、演技、以及……一點點運氣。”

  子臨這次混入這家網戒中心,共有“兩件事”要完成,尋找“無面”只是其中的一件,另一項計劃也會同步進行,但要說變數和難度,還是這第一件事較為麻煩。

  他就這么閉著眼睛,一邊假裝睡覺,一邊思考著,不知不覺就過去了一個小時。

  一小時后,準確地說,是午夜零點整的時候……忽然!子臨將眼睛睜開了一條縫隙。

  這一瞬,他很清楚,有一道人影,已經站在了他的床邊,并且……在凝視著他。

  “不會吧……”由于子臨是側身面朝墻躺著的,所以此刻他即使睜眼,也不必擔心站在對方的角度會看見,“就算不用眼睛看,半徑十米內有什么風吹草動我還是能立刻知道的……可這位……竟能悄無聲息就來到我的身邊?”

  他思索之際,那人影已然有所行動。

  但見,那影子慢慢地彎下了腰,俯身而下,將臉緊緊湊到了子臨的腦袋邊上。

  恰在此時,窗外黑云遮月,屋里突然就暗到了伸手不見五指的程度。

  黑暗中,有一個聲音,一個女人的聲音,用細小到只有子臨才聽得見的聲音,在其耳畔言道:“他是我的獵物,也是我先找到的,你若還懂些規矩,明天就走,否則……我會換個時間、換個方式……再來找你。”

  當那最后一個“你”字傳入子臨耳朵的同時,人影也隨之消失了。

  緊接著,月光再度從窗戶透了進來。

  子臨翻了個身,回頭一看……對面鋪上的男生仍在熟睡,除他和自己之外,這屋里再無別人。

  窗外的夜空中,掛著幾點寒星,一彎斜月,放眼望去,哪兒有什么能遮月的黑云?

  方才的種種,都好似只是一場短暫的噩夢。

  但,子臨從不做夢。

  “嗯……”兩秒后,子臨沉吟了一聲,緊接著,提鼻子猛吸了一口氣,并成功的在空氣中……捕捉到了一絲淡淡的發香,“呵……”這一刻,他不禁輕笑出聲,“這就有趣了……本以為是來吃個火鍋,沒想到剛坐下就有‘甜品’自動送上門兒呢……”他舔了舔嘴唇,念道,“‘那家伙’肯定是知道這事兒的,但故意沒告訴我……嗯……還說什么‘兩件事’,這下不是至少有‘四個’了嗎。”
紂臨最新章節http://www.iocsqp.live/zhoulin/,歡迎收藏
手機看紂臨http://m.szaol.com/zhoulin/紂臨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紂臨》版權歸原作者三天兩覺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大明星超級時代北宋大丈夫明星潛規則之皇這個修士很危險劍徒之路從火鳳凰開始的特種兵重生紅三代慶余年天道編輯器造化圖

SZ中文在線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2007